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嘉義縣水上鄉公所

歡迎來到嘉義縣水上鄉公所網站

嘉義縣水上鄉公所網站

:::

名勝古蹟

    三界埔客家文化 Print

    嘉義縣水上鄉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客家族群人數不多的鄉鎮,本鄉在民國100年獲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補助「嘉義縣水上鄉客蹤調查暨客家聚落文化生活環境營造規劃設計案」時,發現水上鄉的客家族群人口數,遠遠超過目前許多調查研究所公佈的3%,為何會發生如此大的落差,主要是因為水上鄉大部分的客家族群早已「福佬化」,導致於許多具有客家後裔身份的客家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祖先原來是客家人,所以本鄉的客語環境實有待推廣。

    水上鄉的客家聚落生活環境資源,應是「支持水上地區客家聚落形成與客家文化生活存續有形或無形的事物,尤其在空間環境的向度上能反映客家族群與此地自然、人文、社會環境互動所衍生的資產和結果」。無論是具象的實體空間資源(如建築聚落、路徑及其附屬設施、廟宇、產業環境、文化地景等),或是客庄居民心理認知層面的虛擬範圍(如信仰、祭祀圈及其衍生之祭祀行為),應皆是本鄉多元文化的指標之一。而這些資源對於長期生活於此的居民而言,應具有客家族群的文化意義,以及能在環境紋理上反映相應而生的歷史、社會與人文的客家特質。

    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除了以蒐集到祖譜的祖籍來源與《平和縣志》及其他文獻記載的地點相比對之外。結果發現,水上的疑似的客家人並非少數,而且絕大部份都是福建省漳州府平和縣的移民。依據平和縣族群分佈情形及《平和縣志》的記載顯示,平和縣也是一個閩客混居的地方。水上鄉的客家族群在過去的研究中,鮮少被提及與論述,經由以上實地田野調查訪談的成果,將水上疑似的客家族群依原鄉的來源時間與地點分為四大類:一是平和、二是詔安、三是北部二次移民、四是明鄭時期移民,其內容說明如下:

    一、平和:分佈在水上的每一個村落之中,是水上客家族群中的最大一支,遷徒來水上的時間於明鄭時期就已開始,康熙年間到達巔峰,因為來台時間已有二、三百年之久,長期以來居以周邊的福佬人往來,所以也是水上客家族群福佬化最嚴重的一群。

    二、詔安:主要分佈在大崙、塗溝一帶,是水上客家族群次多的一支,因與太保市相連,生活圈與太保市較接近,所以大崙村與塗溝村的族群互動關係與太保市較密切。

    三、北部二次移民:水上鄉的北部客主要分佈在南鄉地區及國姓村二鄰一帶,日治時期從桃竹苗一帶遷徒定居於此,這群客家人目前已進入到第四代,因為遷徒的時間是近一世紀才發生的事,所以老一輩長者大部分都還在世,再加上客家人特有回鄉祭祖的習慣,所以遷居到水上地區的北部客,還保留著相當完整的客家祭祀文化與飲食習慣,而這些生活習慣隨著時間的轉變也開始逐漸發展出在地化的生活型態與生活方式。

    四、明鄭時期移民:林衡道在《鯤島探源》指出,當初跟隨鄭成功來台的三萬名將士中,三分之二為福佬人,另三分之一為客家人。如劉國軒、陳永華、丘輝等。其中一位鄭成功的將領賴斌來,帶著他的子弟兵到水上的三界埔開墾。由三界埔三祝宮之廟誌也可以得知客家人入墾水上鄉的歷史已有三百多年了。

    本鄉的三界埔便是一處閩南化的客家聚落,經過調查之後發現,三界埔的客家族群來源非常多元,有來自廣東省大埔縣、廣東省鎮平縣、大埔縣、饒平縣、奉化縣、揭陽縣;以及福建省平和縣、永定縣、詔安縣、南靖縣、雲霄縣等,這些客家族群生活在三界埔獨特的地理環境之上,使得三界埔地區具有其它客庄所不同的信仰文化、飲食文化與客家產業文化等。目前本鄉三界埔國姓村的居民,仍保持著許多客家人的生活習慣與飲食習慣,且當地居民有都知道,此地有客家人的美食:鹹菜、福菜、福菜乾、蘿蔔干等客家傳統醃製和再製的食物。

    三界埔的協安宮是聚落的信仰中心,主祀大伯爺公「介子推」,介子推之所以會成為閩西一帶客家人主要的信仰之一,主要的原因在於其對國對家的忠貞不二,執著忠義之情,完全符合了客家人所推崇的「忠義精神」,於是成為閩西一帶客家族群主要的信仰。協安宮的大伯爺公在乩童起乩時也會為人治病開藥,所以三界埔種了許多因應大伯爺公所開出藥單而種植的藥草,久而久之這樣的文化便流傳下來,成為三界埔當地居民的生活智慧。

    三界埔客家文化:菸樓 三界埔客家文化:客家庄
    菸樓 客家庄
    三界埔客家文化:協安宮供奉大伯爺公 三界埔客家文化:三祝宮
    協安宮 供奉大伯爺公 三祝宮
    三界埔客家文化:吊橋頭意象 三界埔客家文化:曬福菜
    吊橋頭意象 曬福菜

     

    open footermenu close foorermenu